农村灵异怪事录

当前位置 : 主页 > 奇闻 >
农村灵异怪事录
* 来源 :http://www.domainslasher.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10-12 00:40 * 浏览 :

  现在我们国家很多人口已经从农村过度到城市,过去生活在农村的时候常有人讲一些奇闻怪事,有些已过去淡忘,有些至今回想仍毛骨耸然,下面是以一位网友讲的他所听过见到过的一些离奇事件。

  先讲一段我奶奶的故事,我奶奶姓吴,当时大概一九四八年,有一次吃过早饭去河边洗衣服,旧时不像现在有洗衣台或洗衣机,都是背一大背篓去河边去洗。刚开始没觉得有什么异常,洗着洗着总似有似无闻到一股莫名的尸臭味,到四处看又不见什么死狗之类,加上气味很淡,也就没放在心上!谁知洗到一半,河面上忽然咕噜噜冒起来一团东西,奶奶定眼一看,结果马上就被吓晕了!

  家里人到午饭时候还不见奶奶回来,心想洗衣服也不用洗这么久啊,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赶紧去河边找人,到了一看,我奶奶竟晕倒在洗衣服的石头上,怎么叫都人事不醒!再一看河面几米远处竟着漂着一具泡涨的女尸,卡在河中的石头边随着流水一浮一沉甚是吓人!家里人赶紧叫来村民一起把我奶奶抬回家,其他人想办法把尸体打捞起来拿一卷破草席盖住!事情很快传开了,原来那具女尸是上游陈家村里一户人家的媳妇,老公打仗时被抓壮丁去了,没多久就传来死讯,没多久七岁的小儿子又染上疾病突然夭折,那女人一时想不开偷偷投河了,家人到处找了好几天也没找到以为,当时又是兵荒马乱的年代,找不到也只好作罢!那女人的家人知道消息悲痛欲绝,哀嚎好久之后也只好抬了尸体回去料理后事!

  我奶奶给众人抬回家去却一直人事不醒!当时请来赤脚医生看了也只是摇头,没办法只好请来附近的神婆!神婆到了一看,我奶奶脸色铁青,牙关紧咬,原来正是丢魂了!叫家人在床前点了香烛,拿只破碗,盛了半碗清水在里面,捡一枚鸡蛋放碗里头,拿红线一头绑在鸡蛋上,一头绑我奶奶手上,然后吩咐家里人拿只铁盆在门口一边敲一边喊,碧,快点回来啰!碧,回来啰!期间神婆就在门口一边烧纸钱一边不停似念似哭说着大家基本听不懂的讫语,从下午一直叫到晚上,奶奶终于脸色好转,神婆就让家人把那鸡蛋敲开倒碗里给奶奶喂下去,大家竟看见鸡蛋在那半碗水里竟形成一个人的模样!

  后来奶奶喝下那碗水就慢慢醒来,休息几日后就好转了!奶奶后来告诉大家,她当时看到那女尸一下浮上来,泡得的脸苍白变形,眼珠外突,嘴巴张开,吓得就晕了,迷糊中发现走到一条谁也不认识的上,正不知该往何处走,忽然听到远处有人在喊她,顺着声音走着走着就醒了!当时听她讲这事还是在我五岁多的时候,当时还觉好玩,现在奶奶却已离世快两年,如今想来不禁觉得又恐怖又伤感!

  其实凡是悲伤意外之事发生之前总有一些预兆,可往往当事人却注意不到,事后一想才后悔不已!楼主生长在,从小总有一大群玩伴一起疯野!可男孩子就两个,我和隔壁家李二叔家的“猴子”,因为这小子瘦巴巴又调皮捣蛋,最擅长爬树掏鸟窝,总爱穿一件灰综色的衣服,活脱脱一副猴子样!

  在九二年五岁夏天,那时下不像如今,很多人家里还有猎枪可以打猎,猴子家就有一把那种很长上钢珠火药的的猎枪,他总爱跟着他爸和他叔去打野兔子!他爸李二叔是个酒鬼,没事总爱喝酒,喝多了就爱耍酒疯!刚开始打猎运气出奇的好,差不多每天都能打到几只大野兔,甚至连野狍子也能打到,那时候总能闻见他们蒸兔子肉的味道,把我们馋得口水都流到他们口去了,后来运气却越来越差,打到的猎物也越来越瘦小,出事前一天出猎,明明看到是一只野兔,结果打中后一看竟是一只大老鼠!也许这就是预兆,他们却未曾放在心上!

  第二天下午两点多他们又要出去打,当时我吵着闹着非要跟着去(后来家人庆幸我没去成),我妈却把我凶一顿逼我在家睡午觉,否则伺候!我被关在家里,透过门缝看着他们兴高采烈地出门,别提心里有多痒!当时心里不甘心哪里睡得着,没多久就听见后面山坡那边枪声响了,心想肯定打到了,没过一会外面就吵得要死,我们出门一看,李二叔抱着猴子坐在地坝里哭,他老婆家人在旁边又哭又骂又打乱作一团!原来他们在后面红薯地里瞅见一只大野兔,李二叔举枪就打,看到野兔中枪后跑了两步钻到红薯藤里不见了,猴子兴奋跑去:我去找我去找,肯定打到了!哈哈哈,今晚又有肉吃了!

  谁曾想李二叔不知道是酒喝多了还是被鬼遮了眼,他儿子在那找的时候,看见那兔子又冒了出来,举枪又打,砰的一响,却是打中猴子了,一枪正中脑门!幼时的玩伴就这样鬼死神差的没了,李二叔从那以后神经就不大正常,第二年老爸又死了,第三年,一个下雨的半夜晚上,老婆起来上厕所又掉茅坑里淹死了,那之后李二叔就彻底疯了,整天又是笑又是骂,一家人就这样没了!现在这么多年过去,对猴子最后的映像就是李二叔抱着他,他那双无力的手随着家人的大哭耷拉着晃啊晃……

  以前的小孩胆子大,也许是不知者无畏吧,总爱在坟堆边上玩,六岁夏天的时候,我们一群小孩又在房后那片坟地里玩,坟地里杂草灌木多,我们又在那抓虫子蛐蛐天牛这些玩,说到这些,就觉得天牛最好玩,捉到后按住那对触角,拿根树杄子插到它嘴里,再随便用指甲掐它一只触脚,它就会扇动翅膀,哈哈,天牛电风扇就成了,等到差不多六只触角都掐断了,它也差不多挂了!

  言归正传,当时我正坐在一座坟头上找野地瓜,这座坟就是用土堆成,堆头就用一块半圆形的砂石砌上,我瞅着石头有点松动,耳边似乎有人小声对我说:踢踢看,看你踢不踢得烂!我根本不细想,就觉好玩,加上脚下发痒,一脚就踹上去,结果石头立马碎成两三块掉了下去,坟头马上没了!我们一群熊孩子知道闯祸了赶紧跑回家!很快大人就知道了,自然我是讨来一顿好打,其他小孩也是少不了!其中一个小女孩正是这座坟主人的外孙女,跑回家告诉她外公去了!

  他外公按辈分我们叫他刘大爹,里面埋的正是他爹,刘大爹听见孙女的,又听我被打的声,来我家问知原委,却咦的说了一声:我两天我爹才托了梦给我,让我们把坟重新给修修,坟太破了他他住着老是漏水,怎么今天这么巧就被你们娃儿把坟头石踢烂了!后来他们自然把坟重新修了,挨了教训完后我们也照旧玩,大人不能去坟地玩自然耳边风转头忘!后来我还问了一起玩的那几个小孩谁我踢的,结果都说没有!可我明明却听到了!到底是谁?难道是坟里的“人”吗?

  崖口,是老家的叫法,其实就是指坡坎,这种地方因为地势起伏大,有些甚至还是在弯道,所以崖口前后一般十分荒芜无人居住!相传这些地方最易撞邪!我和我姐小时候很难带,总是这个感冒刚好另外一个又发高烧,白天活蹦乱跳晚上又上吐下泄!那时候看病很麻烦,村里还没有诊所,看病得去离村两公里多远的另一家诊所!那时我才一岁半,白天还好好的,晚上十点多却发起高烧来,我爸赶紧背着我去看医生,我妈本想陪我爸一起去,那时正是年严打时期,也不太安宁,心想多一个人有个照应。

  可是我姐感冒也还没痊愈,我妈只能留在家照看。去找手电筒,却发现电池刚好又没了,只好找来一节竹筒,倒些煤油塞块布条做成火把照明!去的时候还好,打完针开了药就往家赶,走到一半到了一个叫“老坟垫”的崖口,说起这个“老坟垫”经常闹怪事,两边都是山坡,坡边全是坟头,走到这的时候火把忽然灭了,明明没感觉到有风,却像被人“呼”的一下吹熄了一样,大冬天的天上又没月亮,四周黑漆漆连个人家的灯火也望不见,真是伸手不见五指!

  我爸摇了摇竹筒,还有煤油,赶紧抽出火柴来点,结果奇了怪了,火柴一根一根要么划不着,要么刚划着就灭了,大冬天的我爸却急得额头直冒汗,我却打完针在他肩头倒睡得死沉死沉,寂静的崖口就剩我爸粗重的呼吸和划火柴“嚓”“哧”的声音!眼看半盒火柴没剩几根了还是划不燃,这时却突然听见有人犁地赶牛的声音“使嗻~”“使嗻~”,一声声悠长的呦呵声忽远忽近,我爸心想谁这么晚还犁地,一想又不对,这附近根本没人居住,就算有人,都差不多十二点多了鬼才犁地啊?

  这一想不要紧,吓得他不轻,突然想起传的办法,我爸便一哚脚开口就骂:我日你板板的龟儿子,……反正有多难听就骂多脏,骂了又往边撒泡尿,再凝神一听那犁地的呦呵又听不见了,接着划火柴终于点着了!拿着火把赶紧往家赶,到了家才发现衣服都被冷汗湿透了!结果我爸还在家躺了好几天,后来我爸说起这件事脸色都还带害怕!偏偏我后来上小学要经过这个“老坟垫”,每次放学玩到快天黑回去经过那里都忍不住心惊胆战,好怕听到那悠长的“使嗻~”“使嗻~”……

  人都有会有思念之人,但人死之后如果还有思念之人呢?我大姑以前的老宅是在一个叫做“赵家沟”的山沟里,那个村落以前很热闹,村里专出篾匠和铁匠,逢着赶集便背着背篓啊蒸笼啊锄头火捡镰刀之类去集市售卖。想必那村落历史很久远,因为他们村旁还有一座宋朝建的古庙,不过如今已经和大多数古老偏远村落一样,只剩下两户人家了!我要说的事距今已经十八年了吧,那时赵家沟还有很多村民居住!

  我大姑的女儿,也就是表姐,就嫁在她们家对面的王姓人家,中间只隔了一块几户人共用的大地坝!不知道是图方便还是时的“破旧立新”,这个院子里的房子大多是用坟头石砌成,连地坝大多用墓碑一块块砌成,能模糊看到“祖考”“道光”“光绪”这些古字,且都是繁体!王家的房子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让人觉得,即使外面伏暑天大太阳,屋里还是凉幽幽的!

  表姐家住着她和表姐夫,还有她婆婆王老太,还有三个小孩,王老太最疼的就是二孙女红儿和小孙子飞飞,成天抱着他们舍不得放下,有什么好吃的总是偷偷留给他们。后来周老太病逝,表姐表姐夫外出打工,三个小孩就由我大姑姑父他们带!红儿和飞飞那时一个五岁一个三岁吧,顽皮可爱得很!

  有一次表姐夫梦到王老太了,说儿子啊,我好想红儿和飞飞啊!一个在下面好冷清啊!表姐夫他们吓得不轻,人都死了干嘛这么惦记活人啊,赶紧打电话回家让我大姑带小孩去拜祭一下!大姑在她坟前把王老太臭骂一顿,又烧了纸钱,让她该去,少对活人念念不忘打主意,否则挖了她的坟!这过后就一切正常,谁知没多久还是出事了!

  托梦过后大概过了两个月,正是六月份的时候,赵家沟因为偏远地势起伏大,庄稼都是种在村下的层层梯田里。这天大姑带了两个外孙去河边给稻田放水,小孩子就在不远的菜地田边玩,没多久大姑就听见小孩的哭声,急匆匆跑去一看,红儿和飞飞脸色惨口喊肚子疼,原来这两个小家伙竟不知怎么回事,在菜地边找到了几根红薯条吃,这红薯条是别了拌了药用来药野鸡麻雀的,小孩子竟然捡来吃了!

  大姑急得赶紧叫人一起抱了往镇上医院送,可赵家沟太便远,到马上就要走大半个钟,半上小孩已经口吐白沫,快到医院就没了!表姐表姐夫从东莞匆匆赶回去,大姑伤,哭着给女儿女婿,怪自己没看好孩子!小孩子由于是夭折短寿,只能埋到河坝边的竹林旁!后来请先生看了,原来是王老太的坟地没选好,阴气太重,必须要迁坟!

  他们挖开坟一看,棺材上竟全是水珠,几个人合力才掀开棺材盖,王老大的尸身竟一点没烂,连脸色都是死时的铁青样子!想不到孙子孙女被带走了,她的坟竟也真被挖了!前几年回赵家沟拜祭我过世的姑父时过埋红儿飞飞的地方,小坟堆早已被水冲得不知去向,只剩下河风吹得竹林哗哗地响……

  这个故事发生在一九九一,当时我国正处在“严打”时期,社会动荡不安,我不知道全国当时了多少犯罪份子,但就在我们村,却发生了一件切切实实的冤案!我们村离镇上很近,县道就从村中穿过,所谓县道,当时也不过是没铺水泥的黄泥。马穿过一条小河一公里就到镇上,我们村就在这条河的两边,所以我们村就叫河间村。

  一天上午我们一群小孩正在河边捉螃蟹玩泥巴,突然听见马边很吵闹,爱看热闹似乎是中国人的习俗,我们也屁颠屁颠撒腿跑去看,到了近前,原来河边马上围了好多人,只见一个男人赤条条被绑在马边的樟树上,浑身上下都是伤痕,绑他的绳子清楚地记得是那种修房抬石头的绳!听周围人议论吩吩才知道,村长他们在村口的井旁边了一个投毒份子,带到村委会审了一夜就死不承认,又说不清自己是谁什么地方的,就只是连连!

  村长他们就把他扒光了绑在马边!正在村里人议论纷纷的时候,忽然有人叫了一声:糟了,好像没得气,死球了!这一下看热闹的人一下子就散开了,生怕染上什么麻烦或沾上晦气!这帮子村官也急了,刚通知上级抓了一个犯罪,正等着受赏怎么说挂就挂了,这么不经打!很快镇上的也来了,把男子解下来,戴上手套检查了一番,因为是夏天,那时还没冰棺,恐怕也是怕事情闹大,索性就近埋在马边的河坝上!

  埋好之后很快又开着车走了,村长村民们也都散了!没到十天,下午两三点,村委会竟然莫名起火了,村委会是木房三合院,虽然村民奋力扑火,院子还是差不多烧了精光,村长的老母亲没来得及逃出被活活烧死在里面!后来又有人传出晚上过那条河边时,总能听到“哎呦”“哎呦”的呻吟声,可那里只埋了那个哪有什么活人!

  后来又从人们口中听得:那个男子是个外地过了,脑袋好像有点问题,走走得口渴了,看到村口的井水水位高,就趴在井口,想用手捧点水喝,结果被当成活活了!因为他家里没什么人,又是一个神经有问题的,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以前在老家的时候,到处都是坟墓,有的像小土包,有的却很雄伟如庙宙一般!我家房后不远的山坡下,便有一处叫作“葛塘湾”的墓葬群。可方圆之内并无一户葛姓人家,四处也无水塘,不知为何会起个这样的地名。听有位老人说过,其实此处原本不叫“葛塘湾”,而是“割膛湾”,相传是张献忠屠川时,在此处把附近川人绑聚,一个个割开胸膛流血至死而得名,因“割膛湾”叫着太过恐怕为图吉利就叫成了如今的“葛塘湾”!至于是真是假,张献忠军队有没有打到此处,在此屠川人的是张献忠还是满清军就无从考证了!

  这片墓葬下面就是一片庄稼地,邻居陈富国家就有一块在那里!陈富国听这名字也知道是新中国初取的名字,那时候就兴取什么建国富国国强之类的,这陈富国当了一辈子农民辛苦劳作,却与富字不沾半点水!这件事还是十岁的时候听我奶奶和亲戚扯龙门阵时听来的!

  那是大概就一九八三年四月左右吧,农村土地下户没多久,陈富国一家都在地里给玉米锄草,眼看忙到快中午了剩下也没多少,陈富国就让老婆小孩回家先做饭去,自己锄完回去也刚赶上午饭。差不多半个钟的功夫,眼看就要锄完了,陈富国竟感觉眼前有一片白白的什么东西,抬手擦汗一看,竟然见到近前的坟头上,竟然坐着一个穿着白衣的女子,那白衣正是出殡的孝服,那女子披着长长的头发,露出半张惨白的脸,拿着篦子在那梳头,陈富国吓得哇得大叫一声,扔下锄头连滚带爬跑回家,还没到门口就一下子摊倒在地!

  请了医生看,医生也看不好,后来请了神婆好久才算捡回一条命,听那神婆说陈富贵正走霉运,挖到了脏东西才看到不该看的,得找回来烧掉方才平安!她老婆也不敢一人去,叫了几个村民一起帮忙找,竟在那块地里找到一把篦子,想必这是这种东西让他撞了邪!赶紧照神婆说的做,才帮他把命捡回来!听奶奶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已经稍有懂事,从来以后看见篦子就心里怕得紧,就连有时经过那片墓地都会想到那个情晕,恨不得脚下有轮子快步逃走!

  前面故事中提到过赵家沟,也就是我大姑父的老宅,因地处偏僻,交通很不方便,进出都要经过一条河,河面不宽,也就七八米宽的样子,其实应该算溪流了,不过逢雨季便涨水涨得十几米宽,因为河流两边地势颇高,有些河段又窄又深,因此涨水很快,有时候正在河边干活可能一场暴雨下太大就立马涨水把人冲走,加上有些河段又有漩涡,这条河便淹死过不少人,这段故事,正好跟这条河有关!

  赵家沟有一个木匠姓王,因为手艺好辈分较高,大家都叫他王二爷。有一次王二爷外出给人干活,也就是别人家修房做门窗,上梁之类,干完活吃完宵夜(我们那晚饭就叫宵夜)再吹会牛已经差不多八点了,王二爷赶紧拿起手电往家赶,走着走着快到河边的时候,手电不知是电池老化还是为什么,竟越来越弱,走到河边已经完全熄灭!

  还好当时是夏天,天上又有月光,王二爷又经常打这条走,借着月色勉强可以走,刚过了桥,不知道从哪钻出一几个男人拉着王二爷一起下河游泳,有的已经卟咚下河了,其实这个时候有人游泳也很正常,可关键是这几个男人王二爷压根就不认识,再说王二爷爱喝酒,刚刚在别人家因为要赶回家,也没回家,正想回去再喝上两杯,哪有心情下河游什么泳!

  可这个人却不由王二爷,非拉他下河,王二爷一个人哪拧得过,眼看这些人越拉越近,王二爷心一急,从背篓里抓起一件东西就打,谁知还没打着,这些人刷的一下就从不见了!王二爷方知遇到水鬼找替死的了,一看手中抓的正是一把角尺,脚都被河中了,心中又害怕又庆幸,还好反应得早,再不然不条命就交在这里了!

  注: 角尺又称鲁班尺,是旧时石匠木匠所用工具之一,相传角尺用公鸡血或狗血祭过,故有辟邪功能!旧时人们走夜班,要么人多一起走,人少或孤身一人时,要么带只公鸡要么牵条狗随行,据说这样可以避开脏东西!

  不知不觉炎炎夏日就到了,现在在城里上班,刚刚竟然看到有人在卖蒲扇,顿时倍感亲切,想起以前小时候在,晚上经常停电,一家人就在地坝里铺凉席或搬几张竹椅乘凉,大人就拿这种大蒲扇帮我们驱蚊纳凉,这个故事正是从我妈口中讲下来的!

  相传七月初七是鬼七,这天鬼门大开,活人要老实待在家里,万不行夜或走在外面,否则很易撞邪!我的外公那时刚二十出头,正是血气方刚的年轻小子,那时候还是解放前,外公和几个佃户帮地主家收稻谷,那时候田边刚好有块大石盘,就把稻谷晒在石盘上,晒干了再装回粮仓!外公他们几个干了一天,晚上就和另外两个年轻小子带了凉席背单睡在石盘上守稻谷!

  睡着睡着,外公慢慢感觉身上怎么有点凉嗖嗖的,的夜晚较凉,可明明盖了被子的,迷糊中睁眼一瞧,竟然看见一个白衣女人抱着他们的被子朝远处跑去!外公赶紧大叫有贼一边跑去追,另外两个年轻人也被惊醒,怕我外公一个人出事,也跟着一起去追!他们在后面借着月光拼命追,眼看就追上了,却听了女子“唧”的一声丢下被子不见了!这时他们才发现,竟然追到了一片长满青蒿的坟地里来了!当年听这个故事的时候我还好奇问妈妈:那个女鬼为什么要偷被子啊,难道她是冻死的吗?

  佛山车震门是一起口角争执引发的一人死亡惨案,犯罪嫌疑人姜某在当场被一群青年发现与女车震后,姜某被激怒引发与青年们的口角争执,姜某遂开车撞了四个人,其中一人被撞身亡引...

  伟哥估计大家都知道是啥东西,壮阳药嘛俗称,这个东西可不是能随便乱吃的,不过有个英国男子就不信邪,一次吃掉35粒,后面发生的事情大家可以想象下。本信息的主人公叫......

  我们之所以会怕日本人形师,以前日本那些灵异节目可能要负大部分的责任吧!而这间被日本人形师包围的淡岛神社,不只是全国知名的人形供养神社,过去也因为安置了头发会长......

  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有一件奇特的房子——温彻斯特神秘屋。房屋的主人是一位名为温彻斯特的寡妇,因为丈夫的去世备受“鬼怪”,在女巫的下开始了温彻斯特神秘屋的建造,那么温彻斯特鬼屋线区小编一起来看看。...

  天下无奇不有,一个3岁的小孩长得居然像老头,智商也比同龄人高出不少,看起来就像是。在孟加拉这名小孩被称为神仙。村民们每年都会去看这位小孩。小编来介绍今天的主角。...

  一看见这个都市传说叫做第七个儿 ​​子,我第一个念头是觉得好厉害喔,有七个小孩,现代人很少会生那么多个孩子(重点误)。这次的故事是关于一个小男孩,因为他是家里的第......

  这个传说来自夏威夷,说到夏威夷,就会想到阳光、海滩、冲浪、比基尼。还有之前看浩子跟阿翔在旅游节目介绍的美食,像是凤梨汉堡跟酪梨汉堡,还有边烤肉…干脆这篇来介......

  下面小编要跟大家说的是发生在2008年的时候,在的一起故意碎尸的案件——王嘉梅命案。一位年仅16岁的少女被人,凶手以一种近乎“凌迟”的方法,把死者身体上的肉刮下...

  尽管从未有过正式记载的外星人造访记录,然而这些所谓的“飞碟”所采用的飞行方式却可能正在逐渐接近成为现实。这里展示的这些详细图表和图案是本月由美国国家......

  导读:现在我们看到一些身体残疾的很多时候会给与帮助,至少也不会把他们像猴子那样表演让人看。但是在19世纪时期那会的人却非常喜欢这类怪人秀(Freak Show)表演,这次......